只能低头默默背下了这口黑锅

- 编辑:admin -

只能低头默默背下了这口黑锅

李世民焦急等待的时候,两个一脸白花花的胡子,身上穿着粗布麻衣脚上好沾着泥水的老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两位老人的身上虽然沾着泥水,但却没有感到一丝邋遢,反而有一种融入自然的韵味,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了农田和山川河流一样。【】
 
    “陛下,不知道找我们有什么事吗?”两位老人对李世民还是很恭敬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皇帝,农家的人更其他派别的人不同,他们是真正的研究者。
 
    “两位博学士不要如此多礼,按说我是不该打扰你们的,但是这次真的是迫于无奈了,想必两位也有所耳闻了吧···。”
 
    李世民连朕这个称呼都省略了,可见对这两位是很看重的,只是他说的有所耳闻却让这两位农家的博学士抓瞎了。
 
    “陛下恕罪,只是我等二人之前一直在田野之中,却是不曾听闻长安之中发生了什么大事!”
 
    这话一出来李世民就有点尴尬了,感情两位实验狂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李世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瞪眼看向了后面的侍卫,就是他带着人来的,来的路上居然不把事情说一下,不怪他怪谁?
 
    侍卫也很委屈啊,不过他毕竟只是一个小人物,只能低头默默背下了这口黑锅。
 
    “不知道也没关系,我来说也是一样的,之前大军出征平叛带走了大部分的粮食,原本已经从江南运来了大批粮食,其中一部分寄存在了长安的各大粮仓之中,还有一部分因为没有及时下船所以放在了曹运码头的货船上,只是昨天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狂徒纵火焚烧了,一把大火粮食十不存一,眼看着就要入秋了,可是想要坚持到新粮入库的粮食都不够了,没办法,我也知道找到两位,希望农家的人能帮忙想想办法了!”
 
    能让皇帝用帮忙这词,可想而知事情的重要性,而且农家的人不同与别家,他们是真正的悲天悯人者,也是真正的研究者,如果按照杨威的理解的话,那就相当于植物系大德鲁伊的存在,他们研究粮食,提高产量缩短生长周期提高粮食作物抗病虫害的能力。
 
    简直就是古代版本的农科院,他们在民间的声望十分巨大,说出来的话也从来都让人信服,哪怕是江湖门派,也会尽量避免跟他们起冲突,当然这个是私人性质的并非官方组织,所以哪怕是李世民跟他们说话,也要带着商量的语气。
 
    “想不到情况如此严重,这些叛乱者也真是猖狂,这可是关系到好几十万人的性命问题,放心好了我农家责无旁贷,一定帮陛下想到办法的!”
 
    素来悲天悯人的农家人,自然不会不答应了,只是答应是答应了,想要想到办法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
 
    “不知道现在长安的粮食还能支撑多久?”一个老者问道。
 
    “来人啊,宣民部尚书裴矩觐见。”
 
    掌管钱粮的当然是民部尚书了,这个时候还没有更改为户部尚书,就是叫做民部尚书,随着李世民的召见,一连串的咳嗽声传来,原来裴矩早在粮食被烧了之后就一直在宫中等候召见,不管这件事情的责任在谁,他这个民部尚书都是责无旁贷的,但看到他已经苍老的样子还有时不时需要弯腰咳嗽的状态,就算是李世民想要惩罚他也下不了手了。
 
    毕竟一个快八十岁的老人了,李世民叹了一口气之后说:“老大人请坐吧,不知道这长安城之中现如今有多少可用之粮?”
 
    “咳··咳···咳咳!!陛下,长安城之中可用之粮已经不多了,算算抢救过来的粮食加在一起,最多能够支撑半月,再久的话,恐怕就要出事了!”
 
    裴矩虽然身体不好,但对于自己的事务还是很熟悉的,事实上来的时候他还特意观察了一下卷宗,结合上报来的损失,一对照之后就得到了这个答案。
 
    “两位,你们看呢?”李世民把目光转向了农家的两位博学士。
 
    “半个月,太仓促了,即便我们用自己的能力去催熟,但时间太短,也救不了这许多了,如果这个时候我们的高产稻种研究成功的话就好了,只可惜···哎!”
 
    博学士摇摇头,看起来这短时间之内想要提供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城市的人们生活所需,却是有些为难人家了,但李世民没办法啊。
 
    “果然不行吗?两位不知道能催熟出多少来?”李世民皱眉问道。
 
    “以我农家的实力,七天一熟已经是极限了,即便如此也是于事无补,毕竟人口众多,而且时间太短了,最多能催熟两次。”
 
    “两次够了,我在让人从周边调集粮食过来,顺便限量供应,这样的话,至少能撑到秋收,等到秋收之后粮食的危机就可以缓解了!”
 
    李世民是个有决断的,一旦有了决定就不会轻易动摇,其实他可以召回军队,这样的话,粮食就没问题了,但是他知道这次的粮食会被烧毁肯定就是那些人的杰作,所以召回军队就是他认输,而他李世民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咳咳,陛下,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裴矩似乎沉吟许久之后李世民焦急等待的时候,两个一脸白花花的胡子,身上穿着粗布麻衣脚上好沾着泥水的老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两位老人的身上虽然沾着泥水,但却没有感到一丝邋遢,反而有一种融入自然的韵味,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了农田和山川河流一样。【】
 
    “陛下,不知道找我们有什么事吗?”两位老人对李世民还是很恭敬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皇帝,农家的人更其他派别的人不同,他们是真正的研究者。
 
    “两位博学士不要如此多礼,按说我是不该打扰你们的,但是这次真的是迫于无奈了,想必两位也有所耳闻了吧···。”
 
    李世民连朕这个称呼都省略了,可见对这两位是很看重的,只是他说的有所耳闻却让这两位农家的博学士抓瞎了。
 
    “陛下恕罪,只是我等二人之前一直在田野之中,却是不曾听闻长安之中发生了什么大事!”
 
    这话一出来李世民就有点尴尬了,感情两位实验狂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李世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瞪眼看向了后面的侍卫,就是他带着人来的,来的路上居然不把事情说一下,不怪他怪谁?
 
    侍卫也很委屈啊,不过他毕竟只是一个小人物,只能低头默默背下了这口黑锅。
 
    “不知道也没关系,我来说也是一样的,之前大军出征平叛带走了大部分的粮食,原本已经从江南运来了大批粮食,其中一部分寄存在了长安的各大粮仓之中,还有一部分因为没有及时下船所以放在了曹运码头的货船上,只是昨天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狂徒纵火焚烧了,一把大火粮食十不存一,眼看着就要入秋了,可是想要坚持到新粮入库的粮食都不够了,没办法,我也知道找到两位,希望农家的人能帮忙想想办法了!”
 
    能让皇帝用帮忙这词,可想而知事情的重要性,而且农家的人不同与别家,他们是真正的悲天悯人者,也是真正的研究者,如果按照杨威的理解的话,那就相当于植物系大德鲁伊的存在,他们研究粮食,提高产量缩短生长周期提高粮食作物抗病虫害的能力。
 
    简直就是古代版本的农科院,他们在民间的声望十分巨大,说出来的话也从来都让人信服,哪怕是江湖门派,也会尽量避免跟他们起冲突,当然这个是私人性质的并非官方组织,所以哪怕是李世民跟他们说话,也要带着商量的语气。
 
    “想不到情况如此严重,这些叛乱者也真是猖狂,这可是关系到好几十万人的性命问题,放心好了我农家责无旁贷,一定帮陛下想到办法的!”
 
    素来悲天悯人的农家人,自然不会不答应了,只是答应是答应了,想要想到办法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
 
    “不知道现在长安的粮食还能支撑多久?”一个老者问道。
 
    “来人啊,宣民部尚书裴矩觐见。”
 
    掌管钱粮的当然是民部尚书了,这个时候还没有更改为户部尚书,就是叫做民部尚书,随着李世民的召见,一连串的咳嗽声传来,原来裴矩早在粮食被烧了之后就一直在宫中等候召见,不管这件事情的责任在谁,他这个民部尚书都是责无旁贷的,但看到他已经苍老的样子还有时不时需要弯腰咳嗽的状态,就算是李世民想要惩罚他也下不了手了。
 
    毕竟一个快八十岁的老人了,李世民叹了一口气之后说:“老大人请坐吧,不知道这长安城之中现如今有多少可用之粮?”
 
    “咳··咳···咳咳!!陛下,长安城之中可用之粮已经不多了,算算抢救过来的粮食加在一起,最多能够支撑半月,再久的话,恐怕就要出事了!”
 
    裴矩虽然身体不好,但对于自己的事务还是很熟悉的,事实上来的时候他还特意观察了一下卷宗,结合上报来的损失,一对照之后就得到了这个答案。
 
    “两位,你们看呢?”李世民把目光转向了农家的两位博学士。
 
    “半个月,太仓促了,即便我们用自己的能力去催熟,但时间太短,也救不了这许多了,如果这个时候我们的高产稻种研究成功的话就好了,只可惜···哎!”
 
    博学士摇摇头,看起来这短时间之内想要提供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城市的人们生活所需,却是有些为难人家了,但李世民没办法啊。
 
    “果然不行吗?两位不知道能催熟出多少来?”李世民皱眉问道。
 
    “以我农家的实力,七天一熟已经是极限了,即便如此也是于事无补,毕竟人口众多,而且时间太短了,最多能催熟两次。”
 
    “两次够了,我在让人从周边调集粮食过来,顺便限量供应,这样的话,至少能撑到秋收,等到秋收之后粮食的危机就可以缓解了!”
 
    李世民是个有决断的,一旦有了决定就不会轻易动摇,其实他可以召回军队,这样的话,粮食就没问题了,但是他知道这次的粮食会被烧毁肯定就是那些人的杰作,所以召回军队就是他认输,而他李世民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咳咳,陛下,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裴矩似乎沉吟许久之后才决定说出来的。
 
    但李世民却摇头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觉得可能吗?”
 
    听到李世民的话之后裴矩叹了一口气,确实不容易,就算他们愿意,想来也会狮子大开口,世家从来不是良善之辈,他们或许会偶尔做做善事,但本质里还是以家族为重,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千年的王朝,只有千年的世家。
 
    “行了,如此就麻烦两位了,事成之后我一定会对农家有所表示的。”李世民说完两位博学士躬身离开了皇宫。
 
    “陛下,最近微臣身体不适,以至于疏忽了政事,导致酿成此大祸,有过必罚否则长此以往人人效仿,还请陛下准许微臣回家养老!”
 
    看着头发胡子全白了的裴矩,李世民知道这是他在用自己的官位来给朝廷一个交代,也是用来提升李世民的威望用的,让大家看看,不管是谁怠慢了政事都会受到处罚,即便是朝堂上的大佬也是一样的。
 
    李世民叹了一口气后说:“朕准了,你先下去吧,来人送老尚书回府上修养,未经允许不得探视,把太子叫上来!”
 
    “臣告退!”
 
 第79章这章我也不知道什么名字,不过下周果奔,好桑心
 
    “你不是说你想要为父分忧去筹集粮草吗?既然这样,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也该知道了,这次的事情很重要,所以不能出纰漏,这是一次机遇也是一次考验!你明白吗?”
 
    李世民把李承乾叫到了身边,一方面孩子的年纪到了,也该让他接触一些东西了,另一方面也是处于考校的意思,如果能让他满意的话,他不介意让李承乾拥有更多的权利,可是如果不行,那他就需要思考一下了。
 
 
    但李世民却摇头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觉得可能吗?”
 
    听到李世民的话之后裴矩叹了一口气,确实不容易,就算他们愿意,想来也会狮子大开口,世家从来不是良善之辈,他们或许会偶尔做做善事,但本质里还是以家族为重,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千年的王朝,只有千年的世家。
 
 
 第79章这章我也不知道什么名字,不过下周果奔,好桑心
 
    “你不是说你想要为父分忧去筹集粮草吗?既然这样,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也该知道了,这次的事情很重要,所以不能出纰漏,这是一次机遇也是一次考验!你明白吗?”
 
    李世民把李承乾叫到了身边,一方面孩子的年纪到了,也该让他接触一些东西了,另一方面也是处于考校的意思,如果能让他满意的话,他不介意让李承乾拥有更多的权利,可是如果不行,那他就需要思考一下了。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