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吧

- 编辑:admin -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吧

  燕小六,原本如意坊之中的一名武侯,身手虽然不是最好,但也过得去,作为一名武侯追捕贼人是他们的职责,可谁知道贼人如此厉害,仅仅只是一掌,就把他打的半身不遂。
 
    一开始还好,公门之中的兄弟们还照应着,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长安城发生的大事件,他们来的越来越少了,家里因为要负担他的医药费终于开始显得拮据了起来。
 
    ”玉娘,你去干什么?“
 
    从屋里出来的燕小六看着自己的老婆,背着一大筐的衣服,看样子是要出去洗衣服,可是家里只有老娘和他两夫妻,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衣服?
 
    ”相公··我,这些是街坊的衣服,我帮他们洗了,多少能得些银钱,家里最近不是有些困难吗,我就想着给家里多找些收入,你放心很快的,等我回来了,就给你和娘做饭!“
 
    玉娘理了理因为做事而有些杂乱的头发,之前燕小六还是武侯的时候是不需要她做这些事情的,可是现在燕小六受伤了,她就有义务要撑起这个家,尽管她知道这很困难,但她觉得自己能做到,刺绣织布洗衣服,哪一样她不会?别人做得她自然也做得。
 
    燕小六的眼眶直接红了,曾经娶她的时候说好的,要疼她一辈子,原以为自己可以做到,结果到头来是自己成了这个家的拖累,如果不是自己的伤需要不间断的用药来弥补亏损的气血的话,家里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玉娘,你把东西放下,我会出去找工做的,我不能让你受这样的苦,当初娶你的时候我答应过岳父的!“
 
    虽然燕小六一再的劝说,但是以往十分听话的玉娘这一次却没有听他的,而是拿出了十几文钱放在了他的手上说:”别总是闷在家里,这样对身体不好,我听说西市最近出了一个很好玩的地方,每次也只要一文钱既不伤身也不伤钱,你去散散心也好啊,等我洗完了衣服就去哪里找你,正好可以回家做饭,好吗?“
 
    燕小六既感动又郁闷,你都决定好了,还问我好吗干什么?都安排的这么好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就这样燕小六来到了西市的游戏室,见到的是人山人海的场景,每次一文钱,看这人多的模样每天都不知道要收入多少,比赌坊都赚钱啊。
 
    燕小六一进来就被杨威看到了,燕小六受了伤这是杨威能看出来的,而且他也知道燕小六的这个伤根本就没治好,最多一个月,就会咳血而死,现在还能蹦能跳,完全是因为伤势还没有引发而已。
 
    本来这跟杨威是无关的,但是现在杨威需要一个人帮自己进入三国战记的游戏世界探寻一番,自己去的话,危险太大正好看到燕小六命不久矣,拿来利用一下,如果他听话的话,自己还可以救他一下,如果不听话,那他最多也就一个月的命了。
 
    ”这位兄弟,借一步说话?“杨威站在了燕小六的面前,看着杨威笑眯眯的脸,燕小六下意识的防范了起来,他死鬼老爹告诉他的,脸上笑眯眯不是好东西!
 
    ”你有什么事?“
 
    杨威看出了燕小六的防范,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在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之后,这个人会彻底的信服他!
 
    ”你身上有伤!“
 
    燕小六眉毛一挑,自己咳嗽的这么厉害,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吧!
 
    ”而且这伤并未治愈,相反如果继续放任下去的话,你活不过一个月!“
 
    杨威一脸自信满满,燕小六则勃然大怒!自己可是在回春堂看的病,里面的许大夫说了药到病除,只要吃完疗程自己就好了!现在居然有人诅咒自己会死,这还了得?
 
    ”呸,骗子,跟我去衙门走一趟吧!“燕小六说着就要拉着杨威去衙门。
 
    杨威一愣,装逼失败了。
哭求起来,没办法,家里还有娇妻老娘,如果他死了老娘没人管,连娇妻也要成为别人家的,就算不会,难道自己忍心看着玉娘守寡?不行绝对不能死!
 
    ”放心,我既然看出来了,又告诉你了,自然不会让你死了,只不过,这可是需要你的配合哟!“杨威的脸上挂着古怪的笑意,燕小六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看着杨威。
 
    据说有些贵公子有比较独特的口味,难道说自己遇上了?如果他这样要求的话,自己到底是从了?还是不从?
 
    燕小六纠结了。
 
    ”走吧,跟我到楼上去说!“杨威先一步上了楼。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